当前所在位置: 沙龙国际365主页 > 水果资讯 >

7旬奶奶灯下谋生:每天凌晨3点起床贩菜夜晚9点

Pubdate:2020-06-19 07:07
        

  如今摆地摊已经成了热门话题,放眼国内的很多城市,热闹的夜市和喧闹的街头,满满都是烟火气。街头的地摊和排挡背后的谋生者究竟活得怎么样?一段时间来小编一直在关注街头摆摊的人们,今天请随着镜头来感受夜晚灯下这些谋生者的故事。图为刘钊夫妻带着孩子在街头摆摊。刘钊来自安徽亳州,高中毕业后去当了两年兵,回来后就出来打工,摆地摊只有两个月时间,一晚挣百来元。

  晚上21:30,位于合肥岳西附近的一条巷子里依然人来人往,巷子中段,30岁的张婷静静地守着摊位,等待顾客的到来。她的身前一个货架上摆放着几十件夏季衣服,衣服不贵,价格从二三十元到五六十元。从晚上8点多到现在她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,卖了几件衣服,毛收入有两三百元。图为张婷。

  张婷是利用每天晚饭后这段时间出来摆摊的,每晚也就摆一两个小时。她说这条巷子稍微晚一点,就没有人了。张婷在合肥新站区大学城有自己的服装门店,但这段时间来学校要么没有开学,要么开学后学生不准外出,她的店铺生意特别差,家里人要生活、门面房租还要交,出来摆摊是希望多一点收入。图为夜晚合肥街头逛街的年轻人。

  晚上22:20许,合肥淮河步行街上依然人头攒动,而此刻步行街两端的含山和宿州,以及沿着步行街的几条巷子里,聚集着无数载着货物的三轮车,等待22:30步行街。每晚22:30和22:40,合肥步行街以含山为界夜市,每当此时,近千个摊位将1.3公里长的步行街塞得满满当当,完全是一幅当代清明上河图的景象。图为夜晚23:00的合肥步行街。

  22:30,随着步行街管理人员一声令下,摊贩们如潮水一般拥挤步行街,原本喧闹的步行街顿时变得一片嘈杂。在靠近宿州附近的步行街口,王鑫(音)和丈夫陈凯正忙着摆放香水等化妆品。这个摊位原先是王鑫一个人守着,她每天晚上9点多就从家里出发,一直要到凌晨三四点钟才能回家,十分辛苦,后来丈夫索性辞了工作和她一起干。图为王鑫和丈夫陈凯在摆摊。

  陈杰和妻子在步行街摆摊已经有十几年时间,摊位是他全家生活的希望。前段时间因为疫情,步行街夜市停摆了三个多月,让他十分担心,好在从5月6日开始,步行街夜市复工,他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陈杰和妻子的摊位有十几个平方面积,他说一个月利润在六七千元左右,每天晚上要忙四五个小时,白天除了睡觉还要进货,孩子大多丢给老人们照顾。图为陈杰夫妻。

  在含山口,24岁的张敏和25岁的陈凯丽是一对搭档,她们主要卖一些女性用的饰品,一晚上的营业额在六七百元左右。不过张敏说,这并不是她们俩生活的全部。张敏每天白天起来后还会做一些线上的销售,而陈凯丽每天白天还在附近的一家购物中心上班,“虽然有点累,但觉得这样很充实。”图为张敏和搭档陈凯丽。

  其实,城市夜晚摆摊并不仅仅是现在才有,合肥步行街的夜市从2005年开始至今已经持续了15年,最高峰时每晚的摊位超过1000个,就业人数3000人,人流量超过8万,这也意味着步行街夜市养活了3000多人。王鑫夫妻、陈杰夫妻和张敏、陈凯丽只不过是其中之一。图为合肥步行街上摆摊的女孩。

  而在合肥的街头巷尾,每天早晨、傍晚和夜里,都活跃着更多像张婷、王鑫、陈杰等这样的商贩。他们有大学毕业生、有工人、有退休职工、还有进城务工人员;他们有的经营小吃快餐、有的经营生活用品;他们有的以此为生,有的是为了减轻家庭生活压力……他们已经成了城市生活不可忽缺的一部分,也正是他们的存在让城市充满着烟火气。图为凌晨时分的合肥步行街。

  74岁的来在合肥琥珀山庄附近卖菜。老伴去世后跟小儿子生活,卖菜主要是打发寂寞,菜都是贩来的,通常早晨3点多钟就起床,晚上9点多才回家,一天能赚50多元钱。图为奶奶。

  28岁的杜天枝来自安徽萧县,在合肥史河附近和婆婆一道摆地摊,白天上班晚上出来摆地摊,孩子晚上也带在身边。杜天枝和丈夫到合肥闯荡已经有些年了,摆摊也就是这两年才开始的,几年前和丈夫在合肥市买了一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,欠了20万的贷款。为了减轻生活压力,每天下午下班后就和婆婆到这里摆摊,一个月扣掉摊位费,至少有1500元左右的收入。图为杜天枝一家四口。

  合肥岳西夜幕下的西瓜摊摊主在玩手机打发时间。西瓜摊的生意都是跟着天气走,他们最担心的是下雨。

  50岁的胡顺成是肥西县上派镇人,他和妻子搭档在清溪做大排档,每天晚上8点一直持续到凌晨,已经做了十年时间,一个月还是有几千元的收入。老,做大排档很辛苦,但也很充实。图为胡顺成夫妻。

  70岁的黄玉好和老伴刘士群来合肥长丰县。在合肥岳西摆摊卖西瓜,每天从上午7点一直持续到凌晨,吃饭都是老伴到出租房做好了送来。老两口并不种瓜,瓜都是贩来的,他们从早晨7点多到现在才卖了200多斤瓜,估算也就80多元钱的收入。不过老两口还是挺开心的,黄玉好说,他们现在全家6口人租住在岳西附近,这么辛苦也就是想挣一点钱补贴一下家用。“孩子们也都不容易。”图为黄玉好和老伴。

  54岁的老陈在合肥霍邱附近做混沌、水饺等小吃已经十几年,现在女儿女婿也加入行列,是家里唯一经济来源。 图为老陈在忙碌。

  27岁的任才龙和妻子一道在合肥十里庙做贴膜生意,同时卖一些手机和电脑附件,一晚大概有100元收入。“前几年贴膜生意非常好,赚头也大。现在不行了。”图为任才龙的妻子在忙碌。

  51岁的苏彬坡就是合肥人,在合肥潜山摆大排档,从晚上8点一直持续到凌晨2点多。目前租房生活,供两个孩子上大学,主要收入依靠这个排挡。 图为苏彬坡在切菜。

  48岁的夏师傅来自合肥三十头,在合肥站前经营水果摊,一晚收入60元左右,连两个孩子生活费都不够。他说最怕,不过他说能理解。图为摆摊的夏师傅。



上一篇:涨到一斤18元收购商排成队买果农:看心情卖 下一篇:路边水果摊看似辛苦其实利润丰厚干个一两年变


版权所有:山东永乐国际果蔬食品有限公司.   鲁ICP备15015125号-1  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