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位置: 沙龙国际365主页 > 水果资讯 >

全民地摊如果你要干对你来说最困难的是什么?

Pubdate:2020-06-21 10:30
        

  这两天被地摊模式各种刷屏,比如:摆地摊秘籍、攻略等等,从货到到撩妹到互联网营销手法应有尽有。这背后肯定是一波操起来做的工厂尾货、网红消费、再就业的提升等等。六月马上又是端午三天假期了,如果说要响应号召全民地摊,后疫情的你,要干这事,你觉得最大的困难在哪里?

  虽然产品经理有初中高资之分,但就算我是个原型仔,我好歹也是个经理啊,天天看书、报课,学过心理学,数据分析,营销增长等等,从事大数据、5G、 AI高薪产品,我怎么就要去摆地摊儿呢?我去摆肯定能成功啊。

  这场疫情导致大批量离职、断供、就业难等问题,从一方面来说,增加了压力,许多人开始放下身段,另一方面,也开始扶持。

  我那档口目前0利润(如果不是还有店员在,我都打算转了)。他们哪个都比我那档口赚得多,不过是真的累,而且被大家叫老板的感觉其实还真的是挺好的,反正没人看得出虚实...

  另外如果我去摆摊了,新增的收入最多也就持平上班,而且提升有限,更重要的是我没时间做别的事情了,另外的档口也没法管,新开档口或者其他业务都没法开展,不划算。

  “现在在一家差不多的公司,领着差不多的工资,上着差不多的班,有个差不多的老板,现在差不多不会丢饭碗,未来差不多还能涨点钱”

  最困难的并不是什么身段问题,个人感觉在大力宣传这个事件的时候,大家认知和都消除差不多了。

  最大的问题是能否住。选人选货选场这些都可以摸索和尝试并找到最好的点。而各种不确定性的因素、现金流压力、懒惰等都会让人非常容易放弃。

  怎么在有限的资源(除了画原型一无所长的自身技能、996后还有的空闲时间),一个人负责从产品选型、宣传投放、流量获取、用户留存到流量变现,再到持续变现。。。想想摆地摊也不容易…

  地摊经济一夜间大火。想起《喜剧之王》中含着眼泪看完的经典桥段:尹天仇鼓足勇气喊出的那句“我养你呀”!现在可以改一改了,并且应该可以变成一个真正的喜剧:(女)”你养我呀?“ (男)“我摆摊儿养你呀!”

  摆摊“应该是大家对“地摊经济”的一个较为普遍的认识,小胖在大学期间也参与过这个今天看似“高大上”的行当,开学给学弟学妹卖过“三件套”和日用品,解决了新生入学时候的一部分生活必需品的供给,价格肯定是比学校的商场实惠很多;本科毕业时候也参与过售卖大学课本、电脑主机、玩具杂货的毕业季“跳蚤市场”,把自己本来就不准备带走的物件儿以较低的价格转卖给其他在校生,足当一次销售课程体验。如今想来往事历历在目,那段青春多雨的季节似乎也多了一些点缀。

  但是,出于严格科学的探讨,小胖刚刚举的栗子并不是今天要讲述的话题,近几日突然被推上风口浪尖的“地摊经济”其实更多的是大家更为熟悉的“夜间经济”,或者叫“夜经济”。在许多背景的电视剧或者电影中有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叫作“夜上海”,一处灯红酒绿的典型代表,舞女与酒池交相辉映,西装革履的达官绅士与面露凶相的同框竞技。当然这毕竟是“故事里的事”,导演和编剧为了营造当时当地的景象而为观众编织的江湖梦,这也是为什么“夜经济”在人们心中似乎总是留有一点灰色的原因。

  我们来看一下来自百度百科的定义:城市夜间经济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夜市,而是一种基于时段性划分的经济形态,一般指从当日下午6点到次日凌晨6点所发生的三产服务业方面的商务活动,是以服务业为主体的城市经济在第二时空的进一步延伸。

  我们来敲一下黑板:“夜市”、“按时段划分”、“经济形态”、“服务业”是整个地摊经济概念的关键字,我们先把这个概念印到脑子里。现在你应该明白了为什么说白天的“地摊经济”并不会计算在内。至于更细节的原因,我们在文章的后半段再去解释。

  在唐代及以前,城市实行宵禁制度,只在元宵节弛禁三日,也就是只有这三天是放开夜生活管制的。直至宋代,宵禁制度才被打破,城市中灯火通明,笙歌不停。

  这里的原因跟城市的建造结构有着非常大的关系。在宋代以前,城市实行的是坊市制。“坊”是居民住宅,“市”是商业交易区,两者在空间上是分隔开的。居民区的坊之间也是相互隔离,有围墙和坊门;因此所有的商业活动都只能在“市”里进行。每天早上和晚上,以鼓声为号,坊门市门都定时和关闭。到了宋代,原先住宅坊区内临街的民宅陆续了店铺(应该就是房地产商“临街旺铺”的源头了),“宵禁”逐渐取消,并且“日中为市”的惯例被打破,早市、夜市也就应运而生。

  宋代的商业之繁华、夜市之前卫我们有很多可以证明,但是最为出名的还是那副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这也是古代人开“夜间爬梯”的巅峰之作,据说通过画中人物分析可以看到参加这场party的人除了奏乐和跳舞的艺人外,达官贵人、新科状元、韩尚书诸多坊间朋友也都在内,不得不说古人真的会玩儿。

  地摊经济在历史上的另外一个重要时刻当属背景下的“个体户”浪潮,其中最重要的助推剂当属“知青返乡”运动,在1977年恢复高考之际,大批的返乡青年回归城市但是又没有那么多车工作岗位提供,因此国家逐步放开了“个体户”的,让一部分返乡的同学有了一个可以自己创业的机会。1979年11月,汉正街小商品市场在全国率先恢复。在这之后像大家熟悉的义乌小商品城、广州白马服装市场、即墨小商品城等陆续成为这一场创业浪潮中的重要桥头堡。

  在此后的40年里,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创业大潮成就了许多人,留下了许多故事,也有许多唏嘘。有时间的同学可以看一下佟大为主演过的一部电视剧,叫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》,在里面可以看到那个年代的青春梦想、造化弄人、意气风发,以及为力。或许,那就叫做“青春”吧!

  地摊经济诞生于距今约一千年前的宋代,于距今40年前的开发大背景下,今天又为什么会再次回来?看到知乎上大家的评论不一,各种看法都有,我总结了几条小胖自己认可的原因,大家可以一起讨论。

  其次,夜间经济终究是一个经济行为,具体而简单的讲更是供需关系的问题。通过提高供给来刺激消费,进而刺激经济的复苏,既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就业问题,又可以让大家的口袋不至于太空。

  第三,心理问题。其实在最近两年的报告中,有一个词汇大家肯定略微关注过——“报复性熬夜”,这个词讲现代年轻人尤其是职场白领,在夜间很晚睡觉,用以补足自己由于在工作中加班而造成的生活时间失衡问题,而漫漫长夜不买点什么总感觉对不起自己。

  第四点,个人生活情趣和生活品质的内在要求。通过沟通可以发现95后、00后职场工作者和以往的80后有一个非常巨大的不同点在于,95后、00后更加在意自己的私人时间,宁可少赚一点,也要日子过得像日子。虽然针对这点这波小鲜肉们已经采取了诸如“报复性熬夜”的手段进行弥补,但是如果能够晚上约三五好友一起撸个串儿,就更加完美了。

  **Eat better,live better。**吃好、过好应该是人类的基本需求。当然这里的“吃”,除了吃饱补充能力之外,“寻味”也很重要,也就是可以吃的更好、更爽、更健康(满足其中之一即可,如果同时满足bravo!)。

  **庶民的胜利**。这里的胜利至少包含两个方面:一是普通的老百姓又可以摆地摊了,再也不用被追着跑了。二是普通也可以愉快地出入各种娱乐场所,愉快的进行消费,而不必如《韩熙载夜宴图》一般只是富贵人家的专属活动。

  **互联网能够跟夜间经济擦出什么爱的火花**?“夜间生活”被提起来之后,许多人开始喷之前的“消费券”,说消费券没有卵用(但是抢的时候咋没见你不抢呢?),“发券不如摆个摊儿”。其实针对这一点小胖并不认可,其实正常来讲地摊儿可以摆,但是券也可以同步发,为什么不能在摊儿上使用消费券呢?引流一下不香么?更重要的是,在移动互联网软硬件之下,地摊儿经济也应该充分拥抱和充分利用互联网上的一切工具,用抖音拍个段子香不香?美团增加一个“练摊儿”板块好不好?

  最后,我看你筋骨奇特是个能够暴富的人才,我这本《城市*地摊*财富*秘籍*》点个在看,就免费送你了。

  最大的问题,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,怎么获取到附近哪些地方能摆地摊,哪些人流量比较大,怎么通过各种调研和数据分析进行选品和差异化竞争;

  第二个信息不对称就是怎么获得性价比最高的货品,也就是最大限度降低我们的货品成本,提升我们利率空间;



上一篇:因为天气和供求的原因今年将是果农最难过的一 下一篇:摆摊卖水果用什么架子图片


版权所有:山东永乐国际果蔬食品有限公司.   鲁ICP备15015125号-1  网站地图